四个时

狗仲文

坂田小春卷:

人生在世不称意,官僚主义一把手。
新官上任三把火,国乒长虹作笑谈。
犯上作乱口中出,忠言逆耳皆作废。
出走少年不见归,暗中打压花招繁。
剑指青天沧海粟,一身反骨任折辱。
太平盛世百家安,自欺欺人好繁华。
一朝天子一朝臣,犬声吠吠斩乱臣。
千言万语法克鱿,砍人当砍狗仲文

【主獒龙】关于那些曾经

背景算是半架空❤️
谢谢小天使的点开❤️


马龙的童年是自己一个人的,
年幼的马龙对自己父母的印象仅仅局限于镇里碎嘴的阿婆阿嬷的跷脚磕瓜子时的闲谈,
诶哟,龙娃子的父母了不得哦,是警察哦,抓毒贩的哦!
马龙觉得爸爸妈妈很厉害。
有时候他也会在门口搬把小板凳坐着,撑着小脑袋一整天思考一个问题,
我是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后面想通了,应该不是,孙悟空是石缝里蹦出来的,自己倒不见得有他的那般变化,那般神通。
收养马龙的舅舅舅妈家有一个弟弟,长的不咋乖巧,虽然皮得很,嘴倒是讨巧,马龙是少不了为他背锅,明明每天只是在门口大树下思考人生,却成了偷这家鸡蛋那家狗仔的熊孩子,也是没法的事。
所以当马龙被吵醒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家小弟又捅了什么篓子,揉着眼睛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不大对。
这不是隔壁的刘阿嬷,这也不是镇东的李大爷。
小小的马龙眯着眼睛还没缓过神来就被拽起来,
看啥看啥,跟着走叻,想死嘛?
听不懂的口音,马龙惊了一身冷汗,是来抓壮丁的了。
天下是太平年间,有一身金壳子的21世纪,中间其实全是污秽。边境上永远是少不了作乱的,毒品走私,武器走私,在这群疯子眼中,走私的不是什么毒品不是什么武器,是可以晃瞎他们的黄金,是不愁吃不愁喝,听着多诱人,在嘴里发的音是那么百转千回,所以在边界上的疯子团队,是以几何倍数地增加。
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群疯子有个妙招,抓娃娃兵。
小孩子被他们抓了去,给他们吸毒,给他们洗脑,告诉他们这是在为人民做贡献呢,多棒啊。看看,一批新鲜出炉的有效武器!警察不敢打,潜入最方便!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马龙是住在边界上的孩子,长这么大其实是第一次遇到抓娃娃兵的。小镇已经不再热闹,挨家挨户都有哀嚎,有哭泣,不断有人被领着脖子像提溜小鸡仔一样被提出来,不断有人被一枪崩到,倒在地上连抽搐的力气都没了。马龙想到曾经画本里看到的一个词--生灵涂炭。
被卡着脖子抓起来甩在卡车后面,撞击的声音不大,还是把马龙撞的呲牙咧嘴,车后面堆满了哭泣的小孩子,兵荒马乱的。马龙没哭,他找了一个角落躲起来,蜷缩成一团,望着血迹蜿蜒在石板路上,觉得嫣红得也要熏红他的眼睛了。
倒是突然有一只手伸过来挡了自己的眼。
别看了。
那只手的主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