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北

不爱ky,很自觉,正义感瞎冒,猫尾巴是本命们,是英雄们,别踩,叔控

炮总,四处留情哈哈哈哈哈

刷电影老太太:

漫威电影那些有爱的幕后花絮,多么美好的一群大可爱啊>3<

居老师和白老师!!要永远一起啊

祈求天地放过一双人

【巍澜】记梗

假设两个人结局后再入轮回,从小鬼王和昆仑开始,最后昆仑依然离开了,沈巍就守着等昆仑转世,找到之后去找人家(重来一次胆子变大了呢),每一世都要找人家恋个爱,相守一生什么的,然后又等人家转世,导致各种au都玩过了(什么皇帝将军(伯力)啊,黑道(杨修贤)啊,民国(冯庸)啊,师生(章远)啊,异世界啊balabala)要是等不及了就直接去地府守着人家等转世哈哈哈(bu),反正到了赵云澜这一世沈巍突然想到上一次的结局,于是开局掉马,直接上手把人家从小保护到大,找到方法把人家记忆就唤醒了,然后赵云澜,我去我们都耍了这么多辈子的恋爱啊,然后两人找到面面,强势拉入伙,强势和谐相处,一起走向美好明天!!
好想写
又害怕自己这文力毁了那么可爱的脑洞
真烦恼😂为什么每一世都会遇到他呢哈哈哈

我我我我好想要白宇哥哥啊啊啊啊啊啊啊拿什么来救我啊啊啊啊啊不行啊啊啊我想活着啊啊啊

【盾冬】啊,就是想吃糖(贾尼提及)

同标题~
“队长,你怎么也拖欠作业?”Steve摆弄着老年机,好不容易才接了电话,对面Tony调侃他,他挠挠头,有点难为情:“抱歉…”“这次的行动报告真没人交吗?Damn”“Tony,明早,明早就给你。”Steve看到Bucky从浴室里探出头,还叼着牙刷,满嘴泡泡地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还皱起鼻子做鬼脸,再明显不过地催促他挂掉电话。“怎么?James在催你?”那头Tony调笑的语气更重,Jarvis的声音也远远地插进来,“Sir…”你看,不也有人催你嘛。Steve笑起来,冲着浴室门口的调皮鬼做手势,指指蓝壳的老年机,手指又指指Bucky。诶,被发现了?Bucky悻悻地缩回脖子,吐掉嘴里甜丝丝的泡泡,Steve给他买的,草莓味。
听到水声又响起来,Steve继续为偷懒找机会:“Tony…”“得得得,队长也被带坏了。”Tony声音气急,到没多大责怪的感觉,Steve听得到,因为Jarvis走了过来。
“明早,不和你说了。”Tony不含糊地挂掉电话,Jarvis今天奖励他了三个甜甜圈,得听话。
Steve长舒口气,他还真写不来行动报告,今天去扫了一个毒窝,这本不是他们的活,但头领据说和九头蛇有关,Bucky当时歪着脑袋看了看那个地中海老头子,“我认识他。”他说,“我原来见过他。”这下就不得不管管了,Steve是不想让Bucky去的,拽着他的武装带往回扯,Bucky被他这么提溜了一转撞在他身上,笑呵呵地打趣:hey,你的Bucky哥哥还没那么脆弱。”“可我就是不想你去。”Steve用头发去磨蹭Bucky的脖子,就是无理取闹,不行的话还要撒泼。
最后还是让Bucky去了,Steve永远没法拒绝Bucky的请求。
Bucky洗完出来后Steve正在打字,就两个食指在笔记本上戳戳戳,又可怜又好笑。Bucky于是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将毛巾往肩上一搭,挤到Steve旁边坐下,Steve小小地挪了下身子:“hey,不是叫你不洗澡嘛,身上有伤啊…”Steve还没来得及责怪他,Bucky就一身放松地贴上他的背,这背真好看,Bucky还没靠上去时就盯着那肩胛,有些出神,触感怎样?于是就把脑袋蹭了上去。
“Buck…”Steve无奈地笑笑,这下还怎么打字啊,干脆掉个身子让Bucky落在自己的怀里,“你还记得今天最后那个敌人吗?”Bucky趴在他胸口,被胸腔的震动逗得莫名发笑:“记得,就那货嘛,穿得和你一模一样,就改成红得了,要不是你真在我旁边,我差点就信了。”Steve抿了嘴,手轻轻地搭在了Bucky的脖子上,湿漉漉的发尖戳着他的指腹,痒丝丝的“不。不像。”“哈哈哈当然,Steve是独一无二的。”Bucky声音里明显带了点哄宝宝的意味。“不是,他少了个东西。”“什么?”Bucky侧过身,和Steve对视。“Steve就那么直直地看进那双眼,他很平静,也很坚定,“很简单,少了你。少了你,永远就没有美国队长。”Bucky一愣,又笑出来。“I love you,too”令人愉悦的,金发大狗狗又双叒叕红了脸。
嘛,美国队长从来就不能离开Bucky嘛

【白夜追凶/周关】魂

夏天刚到,天还没热起来,世界被过于亮堂的太阳光照得有些发白,没人闲着,又出案子了。
周巡还是那个愣头青,这阵子他还没有能耐来匹配他那一点就炸的脾气,只是拿着个小本本,亦步亦趋地跟在关宏峰后面,记录着关宏峰推理的过程,有些出神,明明都是夏天了,关宏峰还穿着他那件黑风衣,里面就着间灰黑色的格子衬衣,不嫌热似的,在白晃晃的太阳光里走来走去,冬天也奇怪,就在风衣里加件毛衣,一个人里在哪里,单单的一片,薄薄的,怕风要是大点就给带跑了。
周巡这一愣,就愣得蛮久,半晌才听到关宏峰叫他
诶,周巡。
他每次提醒周巡注意某件事时就会是这种语调,总要加一个“唉”字像是想把周巡跑了的魂抓回来似的。
周巡刚想扯出笑容,胡咧咧几句让他的老关别生气,关宏峰就已经背过了脸去。
周巡,你最近躲着我,干嘛呢?
关宏峰问完后自己都觉得不对劲,这不应该是他说出来的话,不该是关宏峰说出来的话,或者说是不该是正在办案的关宏峰说出来的话,哪哪都不对劲,可关宏峰看着周巡神游天外的样子,瞅着自己的桃花眼怔怔的,人都说这桃花眼灼人又撩人,可总被周巡用作几分狠气和在他面前的一点点笑意,可今天这眼里没有,关宏峰看着周巡,心头有一点发紧,脱口就问了,那不然还能什么时候问呢,倒也也找不着合适的时间了吧。
关宏峰当然是觉得到了不妥,低下眼睛,蹲下去去看那地上的痕迹,顺手将快要拖到地上的衣摆撩起来放在腿上。
周巡心里恨恨地想,你都迟钝成那样,倒被你发现我在躲你,不过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关宏峰这人吧,实质就是一棒槌,但棒槌也不是傻的花了老大巴子劲追他的女孩不少,他或多或少也看得出几个,就是端着张小白脸装傻,扮猪吃老虎的套路,周巡也看得咬牙切齿,就算是那些直接硬上的姑娘,见着关宏峰这样看不真切的人,也是攻不进去的。
真要命,他周巡怎么就喜欢上这种人了呢?
结案时周巡都还在想这事,心里越发烦躁,他学破案学的快,算是一等一的聪慧,可在爱情上面终归是个新手,碰上关宏峰这样个清汤寡面的,让老手都发愁的人,也是没了办法,愣怔了很久,想起叫走老关的那通电话里女人娇媚的声音和关宏峰嘴边若有似无的笑意,又烦躁地撸把头发。
好你个关宏峰,今天我就来坏你的好事!
狠狠的心理活动是这番说辞,可心里的谢意还是厚重一片,所以当关宏峰在一群女人的围攻下手足无措的时候,周巡还是叹口气,谎称又有案子了,帮棒槌解了围。
扶着被多灌了几杯的关宏峰出来,周巡像个老妈子似的念叨
关老师,玩不好这些可别逞能啊,还得我谎称有案子来给你“赎身”,啧啧,怪不吉利的,还麻烦。
关宏峰大概是真喝多了,傻兮兮的没抓住重点,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道
还真挺不好的,那你以后干脆说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吧,我会跟你走的。
我会跟你走的。周巡心头猛地一颤,差点栽个跟头,关宏峰这句话平平静静,像平时的腔调那般毫无波澜,可周巡心像是被人狠砸了一锤子,幸福而不可置信地凹陷下去,来盛放他的喜悦与爱。
诶,周巡
有声音从远处传来,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周巡心口蹦,
你也喝了酒吗?慢吞吞的,怎么开车啊?
关宏峰在黑暗里乱乱地走,找周巡挺拔的影子,还颠三倒四地说着醉话。
诶,周巡,回话啊。
关宏峰声音大起来。
嗯,在这儿呢,周巡抬腿迈过去,他的关老师又诶了一声,轻轻的一声,倒是硬生生地把周巡护在怀里的魂儿飞快地夺了过去。

你们那么好,我想保护你们

【双关/周关】一个脑洞

在b站上看到好多对第二季的猜想,想想就虐得肝疼。
如果大关在追犯人的时候真的“不畏牺牲”了,而小关和巡花都在那里,两个人一起冲上去,而小关推开周巡,抱住他哥,而周巡只能站在一旁。
你最后离开,我连悲伤的资格都没有